只是意难平

昨天收到一个政务网办事的差评件,评论是说在政务网申请后,第二天没有在”我的办件“里找到这个申请。我给评价人打了电话,确认了是政务网平台的问题,就想把件交给省数据局,也就是政务网平台的甲方去回复。但是人家领导不肯,说具体职能部门回复。我就怒了。今天中午吃饭前,和他怼了将近一个小时。他给我的理由无非是文件规定,从省规定到国家规定。而我的意思也很明确,出规定的时候想不到很多具体问题,现在具体问题出现了,为什么不能改进“规定”。国家规定了评价页面,没有规定我们不能加分项评价页面,如果对于申请、审核、反馈分项评价,如果对于网络速度、业务速度、引导清晰度多维度进行打分,是不是更加有意义呢。他的那些规定说服不了我!我坚持要他们跟评价人解释,省数据局的锅,我背不动!他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把这件事转换成大家都容易理解的例子吧。有人在淘宝上的某家店买了东西,下了单以后想去看看发货没有,然后在淘宝一顿点,就是没有看到自己的订单信息,然后就投诉了。这个投诉件就交到店家了,店家和淘宝平台的工作人员确认是淘宝的问题,那就说你们淘宝客服帮忙跟客户解释一下吧,淘宝说,不,这就是要你们店家负责的。为啥淘宝的app出了bug,要店家负责解释呢?

我最生气的就是,省大数据局负责政务网整个平台的开发和维护,凭什么我们每个部门的程序都要被群众评价好坏,你们的平台就不能被群众评价呢?凭什么你们订规则的时候就能把自己摘的那么干净呢?

下午的时候收到政务网运维的回复,他们跟评价人电话联系,并解释了这个问题。看上去,至少我没有输。只是意难平。看《哪吒》的时候一个个热血沸腾,我命由我不由天,觉得天算啥,哪吒能的我也能。可真到要自己作出改进的时候,一纸文件就成了尚方宝剑,或者是那文件是孙悟空画的圈,师傅师弟都不可出圈。可我想做孙悟空!

在公务员队伍里混了十几年,我不断跟自己说,工作应付的过去就行了,找点喜欢的事让自己开心,别总跟那些人生气。但是40岁了,总还时不时会露出自己的犄角,想把天捅个窟窿。

还有几句题外话。公务员队伍里的一些人(市信访局负责审核我们差评申诉的人),那么的颐指气使(打电话过来就呵斥我),不懂装懂(“淘宝网”查不到收件说是我们“店家”的系统有问题),还特别喜欢“电话沟通”,没有固定处理流程。大约不打电话,体现不出处级调研员的身份和地位。

脸我还是要的

单位微信群鼓动我们给单位什么项目投票,我懒得看,更不会投。这每日一投持续了将近一周,昨天我无意之中瞟了一眼标题,就愣住了,“2020杭州市民体验日最具品质体验点评选”,同事们使劲在投票的那个杭州医保智慧大厅,就在我办公室楼下,从来没有亮过灯,只有领导来调研或者兄弟城市医保来交流时才会开。那个大厅,我都从来没有进去过,黑乎乎的,那杭州市民们是怎么体验的呢?即使退一万步说,真的有体验日,也真的有市民代表来体验过,那人数一定是寥寥的。

我点开了那个投票的链接,看到了投票数较高的几个体验点:杭州交投智慧窗、中国印学博物馆、五云山医院压力睡眠体验、新鲜健身团队拓展体验、柳岸听鹂阁茶文化体验。在百余个投票点中,这些地方我都不知道在那里,而杭州人走的很熟的杭州图书馆、太湖源风景区、西湖水域湖西景区票数并不高,其中湖西景区竟然只有546票。一个连大门都不开的智慧医保体验馆能有8000多票,而免门票开放的西湖某一区域只有500多票。我突然觉得羞耻。我在常去的杭州图书馆下点了投票。并且我想一直坚持到投票结束。

单位一在市民之家窗口上班的同事(她工作地与我的相距五公里)某天问我,你们科室忙吗。我毫不犹豫说,不。她很惊讶,因为但凡在机关事业单位上班的,没有一个说自己不忙的。几年前,在市民中心上班,一栋楼里好多机关,每天电梯上上下下,从没有一个人说自己不忙的,于是我也渐渐学会了说“忙”。

我跟哥哥说,那时候在工伤处,有事做,只是不忙,我可以略略夸大一下;但是现在在内控,整天整天没事干,我一门心思就在想怎么蹭单位网络看球赛,找好看的小说消磨时间,我实在没有脸说自己忙。哥哥说,你的实际工作有一个数值,可能是1可能是2,在别人问忙不忙的时候,你可以乘以3或者4,把不忙变成忙;而你现在的工作值是0,乘以一个再大的数仍然是0。

哥哥的那段话,拿来形容医保大厅的投票也很贴切,一个连自己工作人员都从未涉足的场馆,怎么有脸去拿市民体验的高分呢?我说不出“忙”,我也见不了那样的投票,脸我还是要的。

其实真的不是因为我爱红队

因为莫雷的几句话,NBA几乎在中国绝迹。事态渐渐平息后,腾讯复播比赛,在迪士尼复赛后,场场不落,独独没有马赛克队。甚至连积分榜上,都看不到某队的身影。

虽然因为姚明的加入,某支球队很长时间里都是中国球迷们的主队,但是他们的比赛也并不是真的那么不可或缺。只是当赛程进入到季后赛第二轮,在腾讯付费开通会员的我们,总觉得有点不划算,不能看404也就算了,怎么连湖人都看不了了呢,那可是老詹加浓眉啊。万一红魔不幸闯入了总决赛,那不是连总决赛都只能报错了?

苏群说,我们把自己架上去下不来了。我觉得挺对。中国占整个NBA市场份额并不大,这会肖华最关注的应该是新冠疫苗到底什么时候能出来,下个赛季到底能不能正常开赛。而我们对与到底该把NBA怎么办,感觉不上不下的。

我非要去看雷霆第一轮的抢七大战,想比较一下老詹加浓眉和哈登加威少到底谁更厉害,更多的是一种看热闹的心情,我就想看看,残缺的季后赛会延续到哪里。

有些事,一旦错过就不再

在淘宝买了一双单皮鞋,到货后发现尺码错了,我问店家怎么办,店家说让我退货,再拍新的。然后鞋子就退了。然后我就开始觉得这双鞋子好像不是非买不可,又觉得是不是还有别的选择。然后,“再拍一双”就没有了然后。

过了几天,我在别家店铺买了另一种款式的单皮鞋。

有些时候,突然想吃什么,过了那个点,也就再不觉得那吃食会如此吸引自己。

想做什么,就立马去做,不要总是等没有止境的“以后”。

我也在想那家淘宝店铺,如果不是发错了货,如果是换货而不是退货,也就不会少这一单生意吧。

直面的勇气

女领导有业务问题总是习惯打电话,而我呢,不是微信就是钉钉。

两三年前,和哥哥还在暧昧时,我问他,你跟别人无目的的聊天,更愿意用电话还是微信,他说微信。他觉得电话里反而不知道要讲什么。

与人交流,电话比文字直接,面对面又比电话直接。

有些事,必须面对面,我会做一些心理建设才去处理,比如女儿放学后的不知去向,要找她谈心讲道理。大多数事情,没有必须的方式,我就会自然的选择不需要“开口”的方式。微信或者钉钉是我的假面,那些由键盘敲击而成的文字可以斟酌、可以修改,给了我缓冲的空间。

我知,在很多人眼中,我巧如舌簧,但千锤百炼而成的口才,并不让我拥有更多直面他人的勇气。或者,正是因为出口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心里百转千回后的输出,口语的对话尤让我觉得疲惫。

丽水疗休养三则

一、烧水人

单位疗休养,和欣欣子住一个屋。我喝水多,频率高,非常关注烧水这件事,基本只要壶里的水倒完或者即将倒完,我就会再烧一壶水晾着。

欣欣子说,她和另一个同事同住,都是她烧水,和我住一起,每次要喝水的时候壶里都不会空。

我在家,从来不管烧水,即使水壶见底了,也只会喊,哥哥,没有喝的水了。

二、不一样

我不爱跟单位同事去景点,各种察言观色,觉得累。第二天的行程就请了假,窝在酒店度日。欣欣子和蕊也请了假。

我建议8:50去吃早餐,因为其他人9点出发,提前十分钟离开餐厅,我们可选择的空位会宽裕。蕊说,9点去,等别人都登车离开了再去,不要被人发现我们没去景点。

我的逻辑是,即使没有在餐厅被发现,上了车还是立马会发觉少了人;再者,我不去景点既不损害别人的利益,也不违背道德,为啥要偷偷摸摸的。

三、把游泳当事情做

疗休养的酒店有泳池。第一天到酒店已是晚上,我去踩了点,看看人的多少。

第二天中午12点多,我和欣欣子去游泳,人多的游不开。

第三天,我7点起床去游泳,下水的时候泳池里只有3个人,离开是已有20多个人了。

我是把游泳当件事情去做的,有明确的目标距离,所以尽量想选择人少的时候去,可以达到锻炼的目的。其他同事很多都选择晚上去室外戏水池。戏水池为半圆形,玩水的孩子很多,同事进了泳池后还能在微信群呼朋唤友。欣欣子和我去游泳觉得无趣,因为我下水就游,游完就走,不聊天,不玩水,不带手机。

花鸟岛三则

一、花鸟印象

在花鸟岛入住的民宿位于南岙沙滩附近,从房间就能看到大海,第一次对着同一片海域从早看到晚,见识了不同光线下海水不同的颜色。唯有一脚踩进海水里,才知道,那些绿啊蓝啊都是假的,海水唯一的颜色是黄的,并且混浊。女儿说,和她想象中黄河的感觉差不多。在海里游泳,把头埋进海水,除了沙粒,什么都看不到。所以,东海的海水就是黄的,不要奢望离大陆远一点海水可以清澈一些。

花鸟岛有驻军,已经开发的旅游区基本就是原住民聚居的地域,民宿都是原来的老房子重新装修的,景点相对集中。我们在景点游览时,没有感觉到有其他游客的存在,找人帮忙拍集体照是很需要运气的事情。应该说,花鸟岛的限流看得到作用,可以非常从容的逛。

在岛上吃到的鲳鱼和带鱼都非常新鲜,不带一点海腥味,连不爱吃带鱼的妙也说非常鲜美。但是岛上能吃到的鱼都很小。在那里可以吃到比大城市好吃很多的海鲜,去了一定要吃海鲜!不要因为贵就舍不得,离开那里就再也吃不到那个味道了。据说现在能捕到的鱼越来越少,同行的妹夫在海洋二所工作,我问他,海里的鱼真的是被人吃完的吗?他说是。去了三天,女儿记挂吃肉,而我对海鲜非常迷恋。如果这世上再多一点像妙这样不爱海鲜的人,大约海里的生物也不会越来越少了。

二、旅游和度假

出行的这几天,一直晴热。阳光直射下的海岛,感觉整个人都要烤干了。我、哥哥和妙妙,就愿意白天在房间吹空调,太阳西斜再出去活动。而妈妈觉得,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必须把各种能看的都看遍。

第二天午饭时,我问爸爸,去沙滩玩一个小时够吗?他说,一个小时时间太长了。沙滩五点半关门,我问他四点半去可以吗,他说好的。午睡醒来,三点过,还有一个多小时出发,我研究看什么电视,吃点薯片,然后再换衣服。从三点半开始,妈妈和爸爸就在微信群里催我和妙妙,可以去沙滩了,一会要关门了,玩不了多少时间了。不是说好的四点半吗?

第三天,计划是十一点退房,吃午饭,然后去码头坐船回程。天热,吃完早饭,我们三个人就准备回住处吹空调,慢慢收拾东西,玩手机看电视。九点,老妈一个电话,命令我们三个和爸爸“必须”去北岙看风景。艳阳高照,房间里哀声一片。哥哥问我,能不能不去。我说看来是不行的,要是不去,今天肯定要被妈妈说,还得看她一路脸色。就为了让老妈高兴,我们四人顶着日头去看大海和礁石。我们三个到了北岙渔港,想以没有看到他们为借口折回,被老爸指路的电话硬生生逼到了五指石。临时被拎出来,来不及擦防晒霜,一个来回,四五十分钟时间,哥哥的脖子和脸都晒掉皮,我只在拍照片的几分钟没有打伞,晚间在前胸看到清晰的衬衣“V”字领印子。我明显感觉到,在老妈指定的每个位置拍完照片后,她确实舒心。

我选择花鸟岛,就是因为休闲,不用赶行程,看多看少无所谓。我就是想出来度个假,心情愉悦,不用受罪,可以从吹空调到吹海风无缝切换。但是显然,妈妈和我的很多想法是不一样的。爸妈非要从上海买了西瓜带去岛上,吃饭的时候点菜总是很省,一块不到我手掌1/4面积的带鱼,我和哥哥都想让对方多吃一点,在两个碗之间折返了三次。几十年跟着旅行社出游的习惯是改不了了,吃的差、行程紧、景点多应该就是他们那一代人的旅游吧。既然选择了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就尽量多迁就吧。

三、责任和责任感

同去的表妹有一个开学上二年级的儿子。男孩子好动,跑前跑后,不拿行李,他要推行李箱会有很多人阻止,比如妈妈、外公。在他那个年纪,我带妙妙去香港,一人一个行李箱、一个双肩包,地铁公交各种换乘,她都要管理好自己的那一份,甚至还主动来帮我拎行李箱上台阶。

昨夜回到家,她来我床上说晚安。她说,下辈子她要做我的妈妈,使劲欺负我,让我拿行李箱。

有些责任,就像那个分配给她的行李箱,即使不愿意、即使觉得累,但必须推着、提着、背着往前走。这些不可推卸的责任成为生命天然的一部分,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

国产剧还会有春天吗

很多国产剧,看着看着就烂尾了,比如《清平乐》、《都很好》、《小欢喜》、《司马懿》等等,等等。《隐秘的角落》得益于短,要不然也会烂尾。

午休时,我和哥哥会一起看韩剧,是时间上的“一起”,不是空间上的。最近看的最闷的一部是《未生》。每天中午看20-30分钟,韩剧一集60-80分钟。《未生》的第一集看了两次还没看完,韩剧惯有的琐琐碎碎、婆婆妈妈,我俩都觉得不怎么看得下去。但是抱持着对9分韩剧的信心,坚持再试试。结果,就看完了。应该是编剧抛悬念抛的有点晚,用太长的篇幅去描写男主在公司初始境遇的艰难,所以开头入戏比较难。

《请回答1988》真的是神剧,怎么能把家长里短拍的这么好看呢。除了围棋少年长的清秀,其他少男少女颜值并不特别高,感觉就是普通的中学生,但是那些几乎会发生在每个弄堂里的故事,就是让人想知道“后来呢”。我们看《棒球大联盟》时,每天看剧的时间陡然加长,保持在40-50分钟。我俩谁都舍不得喊停,都想快点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哥哥的“同桌”午餐时跟着看了半集后,在上下班路途上,迅速刷了8集。

韩剧抓人,国产剧是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也只有妙妙那样玩着手机才能刷完。即使今年被吹爆了的《隐秘的角落》,剧情也不吸引人。看这部剧的时候恰逢CBA复赛,工作日晚上我们看球赛,谁也不记挂这部电视剧。剧情就是一个大坏蛋为了掩饰自己杀人的事实继续不停的杀人,还有一个小坏蛋为了内心的私欲各种布局害队友。《隐秘的角落》是妙妙极力推荐的,我们看这部剧期间,她看了日剧《非自然死亡》,顿时觉得国产悬疑剧LOW爆了,节奏慢、剧情简单,日剧一集的内容够拍国产剧10集的。

《延喜攻略》和《如懿传》,能看完后者,是因为周迅的演技还是入眼的。我实在忍受不了吴谨言枯瘦如骷髅的脸,以及全剧唯独女主有智商的剧情。豆瓣上评分最高的国产电视剧是《毛骗》,很不幸的,我看过一些,实在不堪忍受低劣的制作。难道制作不在打分参考项里面吗?女儿最近在做朱一龙的小迷妹,连她都觉得《重启》看不下去。

国产剧的槽点实在太多,脑残的剧情、没有演技的主角、无处不在的资方、指手画脚的广电总局。虽然《父母爱情》有9.5分,和《1988》的9.7分相差无几,但凡是真的看过这两部剧的人都能立分高下。《父母爱情》唯一值得肯定的是演员的演技,但剧情里的家长里短既不喜感也不感人,我只看到两人刚结婚就烂尾了。韩剧的高分意味着“好看”,国产剧的高分可能仅仅只意味着“没有明显缺陷”。

国产剧烂,广电才要“保护”;可越保护吧,越烂,没有竞争。无奈,拍的再烂的国产剧都能赚钱,烂片无底线。所以在这样的循环下,国产剧还会有春天吗?反正我是离国产电视剧越来越远了。

今晨三则

一、要饿肚子了

杜绝浪费、厉行节约的主题已经在央广登陆快一周了,天天上班路上听各种要求节约的稿件。今天明明是航空公司改良飞机餐的新闻,但也要和节约粮食挂上钩。我终于忍不住跟哥哥说,感觉到巨大的要饿肚子的危机了。哥哥安慰我说,中国媒体就是这样的,宣传都是高度一致,一浪一浪的。问题是,中国的宣传是被党控制的,铺天盖地的“新冠”报道扑面而来,确实让我们害怕了,全都乖乖家里蹲了,那些春节想串门聚会的已经被等同于犯罪了。那现在,中央级媒体从电视到广播,如此统一洗脑“节约”这个主题,是要我们建立怎样的畏惧呢?这种畏惧的背后又是怎样的现实呢?

二、馄饨来了

单位食堂吃早饭,在窗口等拌面,听到刷卡的工作人员和煮馄饨的说,馄饨来了。后者有一丝犹疑,前者说,跟你说馄饨肯定是馄饨,立马一碗馄饨下了锅。我转头去看进门处,是金大主任。原来有些人每天的早饭可以如此稳定,金主任是一定有馄饨;方书记是番薯和南瓜选其一,南瓜优先;开发甲是炒粉干/炒年糕/炒河粉之一(食堂当天炒什么他就吃什么)。我的早饭犹如我的个性,变化多端,肯德基、瑞幸、食堂以及家带的都有,去食堂吃的日子即使在路上预先设计了搭配方案都会临时改变。我想食堂工作的姑娘应该是没法看到我的脸就知道我吃什么的。

三、怼领导

央广新闻天天说世界新冠疫情形势,天天点名批评美国,没点新鲜东西。今天是比尔.盖茨出镜批评联邦政府核酸检测速度太慢。我一边喝着从家里带来的甜甜的银耳汤,一边在心里说,人家可以怼政府,华夏大地的企业家们,谁敢怼政府,别说中央政府,就是说地方政府哪里不对都不敢吧。我相信有莫雷的前车之鉴在,想要从中国赚钱的外国资本家也是不敢在公开场合对中国政府的措施稍有微辞的。马斯隆尚且在推特公开表扬了中国政府防控新冠的措施非常有力呢。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每天生活的环境如果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你是希望可以正常表达出来,还是必须憋着并且有的时候还得一顿猛夸呢?

我的文字只能表达我的意思

遇到过几个领导,很喜欢改下属写的“材料”,甚至有一个,第一次交给他改ABC,第二次交给他改DEF。虽然我从不敢当面顶撞,但这种毫无意义的折腾,很被我看不起。

最近遇到一个领导,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很喜欢改我们的交上去的材料,不是小改,是大改,整个文章结构都改,表达的内容也改。我们交上去是想表达一二三的观点,他能改成表达二三四五的观点。作为一个“主要负责人”,就是在这个单位说了算的人,除了会改文章,啥能力都没看出来。

在文章这件事上,我一向觉得首先得有想表达的内容,其次才是语言组织。我写的文章,自然是表达我的想法。我不知道科长的想法,更不可能了解“主要负责人”的。作为一个管12个科室的“主要负责人”,怎么能要求在材料堆积如山的事业单位里,每一篇文章都能表达最高行政长官的想法呢?

过去的一年两个月,是我混迹在事业单位13年以来,最最饱受“改文章”这件事折磨的14个月。科长、分管主任、主要负责人、主任,每个人都想在文章里展现自己的想法,所以我越来越没兴趣在“材料”里面表达我的想法,凑数是我唯一需要做的事情。给一个模板,让他们去折腾吧。甚至出现过分管主任和主要负责人在一篇文章上的反复博弈,也是我从未遇见过的奇景。

他们怎么会那么执着于在别人起草的文字里表达自己的思想呢?他们真的明白,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自己动手写吗?

一个只会改文章的主要负责人一定不是好领导。我盼着他赶紧挪窝,不是因为他老改我的文章,而是因为他“只会”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