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

最近科室组织全市有住院功能的医院之间开展病案交叉检查。医保领导们要给医院领导们“提高一下认识”,组织开了一次视频动员会。开会那天,我在自己办公室通过腾讯会议聆听领导们的指示,竟然没有声音。我就给在会场里的科长发消息,没反应;我又给第三方服务机构的负责人发消息,继续没反应;再给动员会组织处室工作人员发消息,继续平静。办公室的电话开始响起来,医院来反馈会议听不到声音。我心里恨恨的想,你们一个个的至于吗,不就是跟局领导一个会议室嘛,连看眼手机都不敢!我直接去了会议室,跟工作人员说声音太小。

我们平时做视频培训,用手机的耳麦,虽然看上去挺LOW,但是从没有出过这种状况。那天弄个看着挺像样的麦克风,就是没有声音。后来改用笔记本麦克风,听的倒还清楚。局领导在会议上就批评工作人员没有做好会议准备。虽然我不是组织人员,但也老大不乐意,做的辛苦时没见表扬,一出纰漏就要挨批!

交叉检查开始前一个工作日下午,突然临时决定要调整检查的病案数量。检查的病案准备了将近一个月,又根据具体病案安排人员、车辆。还有半天就要出发检查了,说要改病案数量,当领导的真是不把我们当人啊!所有删减了病案数的医院,前面的准备功夫都要重新来。我恨的牙痒痒。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八九不离十,就是那个批评话筒没声音的局长!

检查开始了,话筒局长想起来要成立专班。科长让我草拟个稿子,处长看了以后说,要分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我说这都是专班了,不全是领导吗,怎么分。处长接受了我的意见,没改。稿子拿给话筒局长看,说要分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我赶紧去各个区县问具体工作人员写谁的名字和单位。检查开始第一天下午,专班成立的文件发在工作人员群里。检查到第三天,专班的文件又改了,把我们这些没有职务的全从名单里删除了,依然固执的分了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领导小组是大领导和中领导,工作小组是中领导和小领导。我当时在检查现场都快笑喷了,活已经干了这么多,还要你们这个挂名专班干啥,没你们这个专班,我们干的挺好!

病案交叉检查,所有三级医院都有领导出席讲话。我常常想,要是你们在乎的是检查实际效果,而不是看上去的仪式,每个季度让我查一遍我都能做到。现在这样,又要动员、又要专班,领导们到各个医院讲话都要排值班表,排场好大,我们好累。我们有很多很多的力气都花在领导们那几句不痛不痒的讲话排场上,而不是真的干事。我宁愿和开发吵架,也不想伺候这些领导们。

当初恋遭遇同性之爱

看完《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已经有一段时间,突然想起这个电视剧。

普吉岛上两个一起成长的男孩,准备高考时,德以为自己喜欢女生,欧以为自己喜欢另一个男生。在一点点迈向大学的努力中,两人为了各种小心思、小情绪争吵、和好,感情渐行渐深。

初恋本就青涩、婉转。当初恋遭遇一场自己无法掌控的同性之爱时,甜蜜难掩青涩,缠绵缱绻难以抵御对同性之爱的怀疑和抗拒。两个大男孩各有个的好看,德帅气阳光,欧高大却温柔。美丽的普吉岛外景,各有千秋的帅气男主,揪心的情感起伏,丝毫不觉两个男生的感情有丝毫猥琐。只觉得清纯而酸涩。

女人好像长到多大年纪,都对爱情这事没有免疫力。国内不允许拍摄同性题材的影视作品。泰国的这部电视剧一下子在国内获得很高评分。想吃吃不到的东西,味道总是特别好。

三对

昨天去包玉刚游泳,游最后一组的时候,25米的泳道里一共六个人,三对男女朋友。我和哥哥是不停的游8个来回。A对是男的很强,女的弱,男的感觉是专业训练过的,出发动作都非常专业,女的大概只能一口气游25米,游50米以后必须休息一会再开始。B对实力不好估计,女的游前面,男的游后面,女的不能一口气游完25米,两人就一起中途休息一下再游到边。

我游那400米的时候,脑子里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什么样的赛制,可以让我和哥哥在这三对里面拿第一?

我觉得应该要两人一组游接力,而且是长距离的、多次交接棒的接力。我和哥哥每次去游泳都要完成1200米,中间只需要短暂休息两次。A男,短距离很快,长距离不一定行,他的女伴能力不行,他就一定要游很多。所以我设计的是总距离在1500-2000米左右,单人完成的距离至少要达到总距离的40%以上,越接近50%对我们越有利,最后一次交接棒后至少要完成一个大于200米的游程,交接棒的次数要限制上限,比如1500米的交接棒次数不能多于5次,必须把交接棒之间的距离拉长。如果A女单次最多只能游100米,那男的单次游程就会拉长。如果万一不幸,人家短距离长距离都擅长,那我也输的心服口服。

游完回头看泳道,发现我把B对男女完全忽略了。看来没有实力,就没有存在感。

女儿“富”养新解

女儿在家各种被碾压,文化常识、逻辑思维、文学修养,家里总是有人张口就能掰几句,她总是处于最没文化的那个水平。

我们看电视剧,偶尔也看烂片,豆瓣不到九分的都属于烂片。烂片多和综艺同样的作用,下饭,陪检查作业、体育打卡。值得好好看的,至少是9分的电视剧。电影,我看的种类比较多,爆米花电影看,文艺的也看,看完总要评头论足一番。

体育比赛,奥运的比赛基本是电视放啥我们看啥,好像我都能稍微知道一点。日常在家看美职棒、日职棒。美式橄榄球最好看,无奈比赛实在太少。至于亲身尝试的体育运动,她更是远远落在我们后面。

有一天,我问女儿,你在家总被我们各种嫌弃,这个字念错,那个地方不知道在哪里,但是你在同学中间,是不是并没觉得自己那么差?她说是啊,其实我觉得在同学中间我懂的挺多的,而且很有主见,你肯定都难以置信吧。我问她,你怎么有主见的。她说,一群人想不好玩啥的时候,经常她说去干嘛干嘛,然后大家就都同意了。一群人不知道怎么去目的地的时候,经常她说坐车到哪里哪里换地铁,然后大家就跟着去了。目的地在家西南面,她会带着两个同学去家东面7公里以外的地方集合,两个地方都没有地铁,都需要公交转地铁。这么傻的女儿,怎么忽悠同学都跟着她跑的呢?她的伙伴们,即使是学霸,也不如我想象的那么有深度吧。

都说女儿要富养,无非是想增长孩子的见识,将来找男朋友的时候不要轻易因为一些并不高明的伎俩就动心。除了物质,大房豪车,以及上万的包包、璀璨的宝石外,我更希望女儿对很多事情“见怪不怪”。男生识得北斗七星不稀罕,戴着棒球帽站在投手垒包上她自己也可以,一个人背着行囊去远方那是老妈才干的土事……我希望名表固然不能打动她,口若悬河的卖弄亦使她觉得平凡。我希望我、她的父亲、哥哥,可以抬高她对“才气”二字的标准。我予她的“富”,从物质上来说,只能以“够用”概括;从心灵的丰富来讲,我自信能够超越我们家庭的,必只有少数。

我们家的两个换胎工

哥哥喜欢车,喜欢看F1的比赛。

我觉得F1枯燥无比,不就是一群车在赛道上画圈么。

没想到,偶尔看看F1,竟然让妙妙迷上了赛车。期期不落,还认真看了F1的纪录片。

没有科学头脑的女儿突然有一天说,为了F1,我要好好学习物理,争取以后去做个换胎工!

哥哥说,这曾经是我的梦想。

那个曾经做梦去F1车队换轮胎的男人,偶尔还是可以在家修修雨伞、抽水马桶的;如今做梦要去F1换轮胎的姑娘,希望你捧着这份理想,好好努力!

妙,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去上海看你们车队的比赛。

我在你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昨夜临睡前,突然想起橱柜没有做抽屉,全做了柜子,问哥哥怎么办。哥哥说我们自己加柜子的分隔板,隔的矮一点。躺倒床上,又想起抽屉可以站着找东西,从上往下看;柜子必须弯腰或者蹲下去才能看得清,越发着急。哥哥在淘宝上看隔板,不说找橱柜公司协调的话。我终于忍不住发了脾气,责他不从最积极的角度去解决问题。

我不理他,他不准。我说关灯睡觉,他说不和好不关灯。我把脑袋蹭到他怀里,他才关灯躺下。黑暗中,他把我抱的紧紧的,一遍遍摸我的头发,就像安抚一只闹脾气的小猫。哥哥说,可怜的宝宝,宝宝太可怜了。我问他,可怜什么?他说,你这么容易着急,会把自己急坏的。他一再嘱咐我,可以说类似于一定要把橱柜做成什么样的话,但不可以着急,我想要的目的,总有办法达成的,但是千万不要把自己急坏了,他会心疼的。我使劲往他怀里拱了拱,说自己一点都没有睡意了。他更加着急,说我太敏感,心里放不得一点点事,稍有风吹草动就会不安。

黑暗中,哥哥不知道我红了眼圈。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又有谁能看到我生气的背后,是自己受伤的内心呢。只有他,不在乎我生气,跟他发脾气,只关注我的心急如焚、不知所措。

在他轻轻的抚摸下,我终于稍稍宽了心,提出吃了安眠药睡觉。再躺下,哥哥还是紧紧抱着我不放。我知,我着急生气,伤害了哥哥的宝贝。他沉默良久,说知道为什么会把我养傻了,因为我傻乎乎的时候最开心,说话慢条斯理、不着边际,他就是希望我每天每时都这么傻乎乎的。

经过了一夜,我依然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当时和此刻自己内心的感受。我知道,在我和哥哥之间,看上去我是强势和主导的一方,但是在骨子里,他是我俩的主心骨,他决定着我俩关系的好坏。哥哥一旦不开心我就害怕,像只受惊的小猫一样想把自己藏起来,内心瑟瑟发抖。

你猜这是什么比赛?

问:谁跟谁的比赛啊?

答:红袜对白袜。

问:几比几?

答:2比3

问:谁领先呢?

答:红袜。

问:现在第几局?

答:六局下。

问:谁在进攻啊?

答:红袜

问:几出局了?

答:1出局。

问:垒上有人吗?

答:一二垒有人。

问:几好几坏啊?

答:满球数。

记分板上的数据终于说完整了。

吃面和吃面

在长春唯一一次晚餐,我一个人去吃了面,点的凉拌面和一个素凉菜。

满满一盆面,我感觉够我吃三回。在杭州吃面,男生通常一碗面是不够的,会加一份面,或者加个肉夹馍。我遇到三个男人在那家面馆吃面,无一另外加餐。

我听到老板和他们说,卤够吗,不够可以加,还多着呢。

嗯?杭州有家很有名的面店,复兴面王,加面是免费的。

北方人面是收费的;南方人的浇头是收费的。北方人吃的是面;南方人吃的是面上的菜。

成文于2021.7.23(长春经停日照回杭班机上)

良心工程

昨日在长白山遭遇暴雨,踩着积水在换乘中心听阮说起浙江省智慧医保项目时,内心犹如天气般一言难尽。

阮说,智慧医保打算先把刷卡结算做全省集中。我问,参保呢?他说做接口。接口?!每次刷卡会有两个交易,一个汇总一个明细,如果两个交易间没有明确顺序要求,比如上传明细时必须已经上传汇总,那就表示一次刷卡需要调用两次接口。接口的状况受到很多因素影响,网络、服务器、瞬时数据量等等,一旦接口不能正常调用,那就意味着刷卡失败。然后呢?再刷,排队?还是现金支付回去报销?显然都不是好的选择。

淘宝双十一曾经遭遇银行系统的“卡脖子”,次年挨个银行派团队过去帮助优化软硬件。而这,也将是省智慧医保未来的写照。当然,我绝对相信智慧医保不会有淘宝那么好用。所以,智慧医保会是什么样?不要有什么期望,千万要保持攻坚克难的心情去度过上线后的半年时间。

我着重想说的是参保和刷卡之间的关系。刷卡结算全省统一,看上去很美好,犹如城市地标一样的建筑。而参保呢,是地下管道,看不见,但决定了整个城市的品质高低,被称之为“良心工程”。刷卡时需要判断是否可以用医保结算,哪些可以按照何种标准结算,这些全部依赖于“参保数据”。结算,是加减乘除,而公式中涉及的参数有90%依赖于参保!领导们依然只在乎每年年终汇报时的“成绩”,而不在乎有没有“良心”。

当郑州的地铁和我们的老祖宗们一起被淹没在水里时,领导们依然觉得“地标”比“地下”重要,结算优于参保上线,就是基于这样的逻辑。可惜,计算机跟病毒一样不讲政治,不懂人类对于门面的需要。

一个人

出来疗休养,第二天去了长白山北坡,瓢泼大雨,但是竟然看到了天池。被大雨狠狠蹂躏的整个团队,没人有气力第二天再去西坡。独独欣觉得未见到碧蓝的天池,很遗憾,坚持要去西坡。

晚餐时,一桌子人劝她别去了,一个小姑娘不安全。我说,你们让她去吧,不去她会遗憾。

晚餐结束行车至酒店20分钟车程,办理入住时她开始打退堂鼓。夜十点,我问她明日还去否。她说不。

今日起床,艳阳高照,她悔。我叫她一起下楼吃早饭,独自拿了房卡离开了房间,她说换了衣服就下来。等我到餐厅,她说要晚点下楼。

如果连抛下同屋一个人去吃早餐的勇气都没有,怎么会一个人去西坡?无意指责,只是突然很清楚的看到我和她的不一样,她是为了看起来特别而去做一些特立独行的事,我是根本不在乎这个世界形形色色的“潜规则”而显得与众不同。她的内心,并没有保持特立独行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