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他们”一样

参加一个政府数字化会议,会议主题是提升主动评价率。规划建设局说派工作人员去窗口蹲点,一个一个看着办事群众点五星好评,评价一个,登记一个,但是好差评系统却没有显示他们的劳动成果。规建局的参会人员说,找过杭州大数据局,没有反馈。

评价接口上线时,我就是非要看到一条自己做的测试数据,追着四个开发商三个主管单位问问题。当终于看到了自己的评价数据时,也弄明白了整个数据的传递顺序和规则。

教育局说,群众在窗口申请一件事,就要评价,群众说我都没办好呢,为啥要我评价。

因为承诺件可以在受理和办结后各评价一次,即办件受理即办结,只能评价一次。我如此门清,是因为我们单位曾经有一个即办件出现两次评价,我追着阿里的客服,每天问每天问,整整一周,终于找到头绪,转而骚扰信息中心、市数据局、省医保,才摸透其中规律。

参会人员和主持会议的人都说,经常一件事问着问着就没了下文。我也是。问着问着就卡壳了,问着问着就杳无音讯了。这样的时候,我也会想放弃。因为我累。能鼓励我锲而不舍一直追问下去的,大约也就是不想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吧。

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成为让自己喜爱的人,是我觉得自己此生最大的成就。

恣意任性

亦舒小说中总讲,做人不易,人前挂着笑脸,人后才敢把脸放下来,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

上周四晚,因为游泳的东西没带全,白去了一趟健身房,我就不开心了。在健身房,哥哥对我各种迁就,让我去游,他回家拿东西;或者一起回家,由我选。我觉得单单自己去游,我占了哥哥的便宜;一起回家,两个人都亏了。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难免懊恼。虽然最终决定一起回家,但我的脸挂着。哥哥陪着小心,紧紧牵着我的手,一路看我脸色。接了妙妙,我也不跟她说话,她知道缘故后佯装怪哥哥,顺我的心。在车库停好车,我哇的一声哭出来,那么久不去游泳,我都要不好看了(我就那么点追求,觉得要变胖不好看是天大的事情)。妙妙刚准备下车,赶紧又关上车门,说,家丑不可外扬。我一边哭,一边问她,你说我是家丑?她赶紧答,不不不,我是。哥哥接着说,她丑,她最丑。我扑一声笑了出来。

人到中年,身边至亲肯哄着我,伤心难过可以恣意放在脸上,真的不是不幸福的。

某天晚上三个人出去散步,到烘焙店买早点,遇到妙妙同学母女俩也在买东西。事后她说,我们俩遇到同学母女俩的时候她可自豪了,到她这个年纪,还有几个女同学的妈妈能比自己个子高的呢。她说,虽然我没有大长腿,可是我妈妈有,我感觉很自豪。

昨日下班后,去哥哥办公室吃外卖,想看看新搬的办公室什么样子。哥哥说,把你最好看的衣服穿上,我要显摆一下。

原来,我是我们家的颜值担当。那我为了会变丑而忧虑,你们也是需要担待的了。

闲话

秋日午后,艳阳高照,闲闲一杯咖啡,图书馆刚寄来亦舒的小说,废纸折一个保密叠,留在书中做书签。想到大学时,带着小说书辗转于各个教室听课,只是成都是个很少晴天的城市。

关于车险

车险十一月底到期,十月底平安就给我报了价,周日(8号)又给我电话催,说因为赔付率上涨保费上涨,目前给我的价格仅能维持到周一,周二还会再涨。我就觉得纳闷了,怎么现在买车险跟买股票似的,一天一个价呢。我询问业务员,那你所说的“赔付率”上涨会公示在哪里呢?这个东西如果跟价格挂钩,总该有个公布数据的部门,油价每升涨跌几分钱还要广而告之呢。业务员只会跟我说这是系统设置的,其它啥都不知道。然后我就研究了一下新车险,原来商业险部分有个自主折扣系数,就是保险公司可以根据自身经营情况给顾客的一个折扣数。所以今年的车险不同于以往,以前每家公司报价都是一样的,然后各种返款、送油卡,而今年保险公司可以直接给予不同的折扣率,也就是说,不同保险公司保单上的价格就不一样,价格的竞争开始变的合法化。平安业务员所说的“赔付系数”应该是一个公司内部考量盈利的数值。业务员只知道系统设置好的,而我大约习惯了做那个设置系统的人,不明白为什么会变就很难受。顺带也发现,平安的报价比别的保险公司贵两三百。保单总额在2000上下,差两三百还是挺多的。而且同一个公司也确实会动态调整车险价格。要买车险的朋友,可以多问几家公司,并且多问几次。

“地下管道”

我在单位负责政务网差评整改的工作。交给我的工作很简单,收到差评件,转业务部门,他们答复评价人后,简单记录下情况,反馈给我,我去政务网“申诉”一下,这个件就pass了。杭州市政府弄了个政府数字化转型考核,其中有对于“主动评价率”和“差评及时整改”的考核内容。主动评价率,就是办事人给点评价的数量和总体办件量之间的比值。这个数值,要在全市排前六,分数会略高一点点,第七开始全部是0.25分(满分0.5)。而差评整改,是超期一个扣0.1分。领导们突然很想要排名的那0.25分,于是问我有啥办法。事实上,我们的差评数在全市市属单位中排名第二,如果按差评率(差评数/评价数)来算的话,我们绝对是最高的。领导们只关注要评分的那部分,我把我们的差评率和主动评价排名第一的单位的差评率进行了对比,但是似乎没有人有兴趣。甚至有领导说,我们发动自己单位的工作人员去做个人账户共济,然后点好评。后来发现,需要操作的数量巨大而放弃。在我处理差评的这一年时间里,我最喜欢看他们的文字描述,有些评价人即使事情办成了,也会给我们差评,并且非常细致的告诉我们哪些操作不方便,哪些提示不明确。如果我们真的能从差评入手,好好修补我们的程序,用户体验的提升会是非常明显的。比如审核不通过的短信能够告知具体理由、参保凭证的下载打印提升稳定性。提升了用户体验感,再去挖掘主动评价的潜力不是更妥当吗?但是系统修补这部分工作,就像是城市建设的地下管道建设,没有人看得到,没有人愿意做。不在考核范围,也就不在领导考量范围。我倒是很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怕拖累别人一样“暗无天日”而影响在领导面前的表现。我愿意做这些事,不过是自娱自乐,我觉得我能把这些看不到的“管线”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甚至带点艺术感,是一件让自己很满足的事情。

有病为啥不吃药

昨天在虎扑偶然见一帖子,30不到的男人,被诊断高血压病,医生要求药物控制血压。一堆人说,尽量不要吃药,锻炼一下就好了。每天规律的运动半小时,只能降低4-6mmHg,所以只有在临界值、未达诊断标准的人,通过运动控制血压后是可以不吃药的。

Yan的母亲胃镜检查有糜烂,问我哪里看中医比较好且方便,我给了她推荐,顺便问有没有开西药。她说没有,她父母都觉得西药对胃不好。哦,治胃病的西药对胃不好。

我偶然会出现失眠,比如不在家睡的时候,或者因为一些事出现短暂焦虑的时候,我会用安眠药。很多朋友说,不要吃安眠药,不好的。有一个朋友,曾经失眠良久,去医院开了安眠药,竟然还是挺着不吃。难道吃了药以后,会比不吃药还难受?

外婆中风住院时检查出血糖高,当时已经年逾古稀,医生直接开了注射胰岛素,我觉得挺好,方便,也没什么副作用。妈妈就不高兴了,觉得都不先用点温和的药,直接就用这么猛的药,这用上了,以后都停不了,一辈子依赖了。二型糖尿病人很多都是从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使用胰岛素,需要终身使用的。到底是控制不好血糖各种并发症,甚至年纪轻轻就死了好,还是用胰岛素可以平平安安活七八十年好?

母亲间或会出现大便排便困难,父亲说他在吃的药效果挺好,让她试试。她坚决不肯,说用药习惯了,以后不用药就解不出来了。爸爸说,一直用就一直用,你以为我们还年轻吗?我父母是共和国同龄人。

有病为啥都不吃药呢?有些病是可以抗的,很多是不可以的。比如我的腰椎间盘突出,最大的困扰就是痛,只要这痛熬的住,就可以不用药,不管是外用还是内服。但是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都是会带来严重后果的。血压高不只是会头晕头痛,还会爆血管的,就想防洪堤抗不住特别大的洪水会决堤一样。血糖、血脂同理,会对身体各个器官造成影响。还有失眠这事,夜深人静的辗转反侧、白天的精神萎靡,只要一颗小小的药丸就可以解决,我为啥要硬抗呢?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变成每天都要吃安眠药才能睡觉,睡之前吞颗药也不麻烦啊。失眠对人的伤害一定比安眠药来的大,就像高血压药的副作用一定不如高血压的危害大。

治疗疾病,就是为了让病人不承受痛苦,眼前的和将来的痛苦。很多药物的使用已经积累非常丰富的经验,临床使用广泛的药物,副作用都小,发生概率也低,挺安全的。总之,医生让病人吃药,一定是衡量过的,药物带来的好处比坏处多。顿感中国的科普真是做的差,病人们都是被“我觉得”牵引着走的。

规则的作用

某天在看橄榄球比赛录像时,哥哥突然说,为什么在确定进攻的码数时,是以球的位置为基准的,而在确定是否出界时看的是球员的身体位置呢?为什么同一个比赛,在两个判定中依赖的判断点不一样呢?

我想了很久,给了他五个字:有利于进攻。他没有反驳,也没有给出更好的理由。但是他同意,这样的规则铸就了橄榄球赛场上很多经典并且优美的场面。外接手们能在界外接到球后,让两只脚的脚尖分别触及界内的草坪,多难,可是那如天鹅引项高歌般舒展到极致的美和对身体控制的精准,怎能不让人叹为观止。

看棒球比赛集锦时,几乎都是精彩的守备,外野手爬到本垒打墙上、把整个上半身伸长,到墙外去够一个球,真的令人瞠目。懂棒球的人都明白,球掉到手套里和掉到本垒打墙外面,那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啊。我愣愣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接球,和哥哥说,多好的规则啊,能让我们看到这么精彩的场面。

和友抱怨医保的氛围,感觉非常浮夸。见到同事上班时到的晚、走的早,却在单位群里晒加班。

报名参加工会片组的羽毛球比赛,我问单位工会文体委员,能不能安排场地并且买一些比赛用球练习一下。他说他每天加班,双休日也加班,根本没时间。我就纳闷了,我们练习,跟你加班有啥关系啊?为什么聊啥你们都能不忘显摆一下自己的苦劳呢?

单位停车场窄小,经常塞满车子,下班时需要依次挪出来。即使自己的车子停在第一个需要挪的位置,也从来不会有人提早一点下来挪车,非要五点半准时离开办公室,或者等停车场的同事们实在忍无可忍打电话去催了,才姗姗来移车。那么多人都爱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我很忙”。可我觉得“替他人着想”才是社会普适的美德,“我爱加班”不是!我曾经跟哥哥说过,真的很忙,也应该下来先解决大家下班的问题,等自己的车可以挪到不妨碍大家的位置了,再回去干活。但医保不是这样。

到下班的点了,没有人离开办公室,总要晚三五分钟才去坐电梯。欣欣子的领导曾经赤裸裸跟她说,即使你没什么事,也不要准时下班。

综合处出了名的加班多,每天中午至少晚15分钟,晚上晚20分钟左右。可我奇怪的是,他们每天中午总是五个人一起去吃饭,第一个打饭的人吃完,第五个说不定还在盛汤,既然有时间等同事打饭、吃饭,为什么不把时间挤一挤早点下班?而且他们科室的人来我办公室交一份材料要聊十几分钟闲天才走,我实在感觉不到他们加班的必要性。

友说,领导决定一个单位的风格。

是的,如果领导就喜欢提拔会“演”的,肯定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热爱表演,心思都在怎么表演上了,还有多少是在想怎么干好事。在医保第一次参加全员大会,主席台上的领导说,借调到机关的都是表现出色的同志,要优中选优,给进编的机会。第二天,我在厕所听到一个同事和别人聊天,说自己没有被借调到机关,思忖自己虽然不那么拔尖,但至少不该是剩下的垃圾吧。说这个话的同事,其实是个业务能力强、肯干活也很和善的姐姐。

规则,让所有参与竞争的人有统一的标准和前进的目标。作为一个单位,除了那些红头文件的规定,领导们的“潜规则”才真正决定所有人的心往哪里想,劲往哪里使。

这篇文章的开头写就经日,今天,11月份的第一个工作日,单位新法人代表履职第一天,终于完稿,也是表达了我的一种希望吧。

好啰嗦的故事

昨天单位组织去看《金刚川》,全剧张译是唯一的亮点。

一共四个章节,邓超演的连长没啥特色,江西话和四川话吵架的那一段,令人忍俊不禁,其余都很套路。第一部分最主要的作用是把整个故事交代清楚了。

第二部分我觉得完全就是垃圾。拍一个美国航空兵坐在飞机上来来去去,加上很别扭的英语对白。除了在蓝布前拍的美国大兵,其余镜头基本都是第一部分的重复使用。我感觉吧,导演应该是想用有个性的美国大兵,进一步烘托中国志愿军的高大形象。可是吧,画面太烂,主角人物的故事很淡薄。镜头重复的太多,剧情又没有推进,味同嚼蜡。

第三部分是我最喜欢的,张译真的演的太好了。他埋吴京的那场戏,每一次都是很小心的把铁锹上的土一点点往坑里填,而且我能感觉到是真的在填土,放下去的位置每次都不一样,高度也在变化。这是我在影视作品中见过最走心的埋人,没有之一。好的表演就是让观众感觉不到“演”的痕迹,一切都像真的。这部分的故事也是最丰满的,吴京和张译之间的人物关系交代很清楚,除了两人对整个战局的影响,每个人物各自的故事也都很有内容。吴京的表演无功无过,他就是演他自己那个样子,英勇又带点鲁莽。不如张译的表演层次丰富。这个小眼睛长的也不帅的男人,能把各种人物都把握的很好。千万不要上综艺,那就把我对他的好印象全毁了。

第四部分终于不再重复前情,但是结局好潦草。感觉就是中国志愿军筑起的血肉长城战胜了美国的飞机大炮。突兀的拔高,让我觉得如游丝般脆弱。高是挺高的,可是在风中飘飘荡荡的,没什么故事基础。那爱祖国爱人民的画外音,总让我觉得尬。

电影终究是要讲故事给观众看,不是在礼堂里做报告,可以用各种排比句堆砌出来宏大。电影是通过故事在传递感情和理念。而《金刚川》的故事性太弱了。围绕一座桥敌我双方的对峙和争夺,其实焦点是很突出的,但是没什么故事内容,所以就讲了很多遍,感觉重复累赘。打分的话,我给7分,其中1分是为张译加的,单从电影本身来说,只有6分,这还是有中国同胞加成的给分。我不管什么时间短任务重,这确实不是一部好电影,故事本身素材不够丰富,讲的也不好。没有好故事,何来好电影。

圆妙妙和长带鱼的故事

胖胖的妙妙不爱吃海鱼,因为我们这边吃的海鱼都不是活的,带有很浓重的海腥味。在所有海鱼中,她特别不爱带鱼,因为和黄鱼、鲳鱼这些比起来,带鱼的刺是最多的,吃起来最麻烦。

通常来说,我不强迫她吃不爱吃的菜,毕竟相似营养成分可以替换的食物很多。我不爱被人强迫吃胡萝卜,我也不强迫她吃海鱼。

但是我和哥哥把她不爱的带鱼和她最爱的口味——糖醋——结合了一下,我就好奇她到底吃还是不吃。为了让她没有别的荤菜可以作为逃避吃带鱼的借口,那顿饭,除了带鱼一点别的荤菜都没有。

为了这顿带鱼,她从周五就开始不停的喊,不吃带鱼,不吃带鱼!原计划周六晚吃,她却突然改变安排跟爸爸出去吃饭了。她一再叮嘱我,你们周六晚上吃带鱼,周六晚上吃!我和哥哥周六晚也外出就餐,硬生生把带鱼留到妙妙在家的时候吃。

周日晚餐,带鱼即将出锅之前,我和哥哥试了一下口味,俩人商量着再加点醋还是糖,妙妙就冒出来了,“让我也尝尝,让我也尝尝”,一边叫,一边围着我们绕。我们俩都说,你不吃带鱼,不用尝。待鱼出锅,她跟哥哥说,你把锅给我吧,然后把锅舔了一遍。我问,好吃不,她说好吃。

晚饭时,她吃了最大两块带鱼,我只吃了一块头一块尾巴。我问她,下次还吃吗?她毫不犹豫的说,吃。

家书的后续

学校布置的作业《一封家书》,只要求家书,谁写给谁都行。我看妙作业挺多,作文水平的提高也不在于多写这么一篇征文,于是我就花了不到一个小时打造了一篇符合她要求的作文交差。

周一我交了作业,今天在班级家长群里突然开始讨论这封家书。很多父母都说自己非常用心的写,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和孩子交交心,但是孩子们连看都懒得看,说能交差就行。也有一个爸爸说,想让孩子写一封给他们,他们写一封给孩子,大家打开心扉真情交流一下。

呃,呃,呃,我只当是作业,交个差啊。好像我和孩子们的价值观更加接近呢?

一个男性朋友曾经非常自作多情的说,想多陪陪女儿,和她一起做作业,拿本书在她边上看也好。他女儿也是初二。我当时就傻了,问他,你初二的时候喜欢你妈坐在你房间里陪你做作业?他方才省悟。

回到家书这个问题上来。当自己14岁的时候,父母要跟我们谈心,我们是什么心情?是不是在心里翻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说一句“无聊”呢?今天,我们做了别人的父母,为什么他们就得忍受我们这么“无聊”的言行呢?做子女的,有几个会想去看父母的心上到底刻着什么字。曾经是不在乎,觉得自己的世界他们不懂;如今是不敢,觉得自己无法承受那份情深意重。

少爱孩子一点,多爱自己一点,让感情的两端平衡,彼此也都能轻松一些。

另附一则我和女儿的日常对话。

妙:桂老师太傻了,让每个同学进教室的时候把作业本打开放在讲台上,然后课代表登记没有交的同学学号。那我不是要一本一本去翻,然后登记谁交谁没交吗,多浪费时间啊。

我:你要是继续不好好学科学,以后学文科,就会和桂老师一样傻。(桂老师是英语老师)

四十与十四(妙妙作业版)

今年我四十岁,而你——我的女儿——十四岁。
我是个煮面也会知道要用CMΔT原理的妈妈,你是个只要一说浮力除了ρ水gV排之外啥都不会的初二学生。
我很怕水,即使学会了游泳也怕,每次去游泳总是在“去”和“不去”之间纠结良久,最终保持每周至少游一次十年之久。你爱在泳池里玩水,学游泳的过程比我快得多,如今只要游超过30米的距离你就只能望妈妈的项背兴叹。
一群人出门,我总是规划路线指路的那个,从熟悉环境的“捷径”到陌生城市的目的地,无一不是如此。而你,是学完地理,依然会傻傻分不清青岛和青海的姑娘。
虽然今天的你,依然在很多方面被妈妈碾压,但我始终记得你6岁时的那个傍晚,我们一起在车站等公交去外婆家,你说可以乘坐的那路公交车我并不知道。自从那个傍晚开始,我就一直在静静的等待你超过我,在各个方面赶超我。
终有一天,你去过的地方会比妈妈多;讲出来的道理会让妈妈折服;更不要说你会跑的比我快、走的比我远了。
也就是从那个傍晚开始,我时时提醒自己,虽然人生最好的年华已经过去,但还是要不断的进步,不能那么轻易让你超过我。至少,我希望自己能在尽量长的岁月里成为你前进的标杆,让你看到行那么多路、读那么多书是人生中很容易达成的目标。也希望你始终相信,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羸弱”妈妈可以做到的,你都可以。
我们之间年龄的差距定格在二十六岁,我们在时光的距离上不会近也不会远,但是我们思想、能力的差距会逐渐接近,然后在你赶超我之后又渐渐拉远。
四十岁的我还从未放弃“成长”,站在2020年的秋天,静静等待你——十四岁的少女——奔向我,超越我。

后记:这是妙妙学校要求交的作业“一封家书”。写完后分别让哥哥和妙妙看了一下。

妙:项背是什么意思?

哥:我看你是等不到她超过你了。

我:你的意思是我要死不瞑目了吗?

妙:妈妈,奔向你我是可以的,超越你我看你就别等了。

伟人和家人

女儿国庆去西安,见了姑姑最后一面。最近几天,姑姑成为了新闻人物,也许你可以自己在微博找到“邢咏新”这个名字。我需要有一个完整的篇幅说说我认识的“姑姑”。

姑姑和爷爷、奶奶计划来杭州,原定是5月2日左右到的,我打算放假后把自己住的屋子打扫一下,给他们换上干净的床品,自己去爸妈家住。结果27日我接到电话,说他们飞机当天晚上就到。打乱了我全部的计划,放下工作赶回家收拾。

去西安过年,我们到达的那天晚饭后,她才和丈夫从超市买了全新的床上用品回家,把那散发着特有气味的床上用品全部铺上,让我们睡。我不知道该感激还是嫌弃。我想我的工作一定不如她的高尚,所以我可以随时放下我的病人,而她即使提早半个月知道都没有时间准备。

我们结婚时,她给我的“红包”是当着我的面从皮夹里一张一张拿出来的。说没有提前准备,身边只有这么多。

她因为血液疾病不能生育,博士毕业后,抱养了一个女儿,但是很少花时间照顾这个孩子,幼时带孩子遛弯的是爸爸,如今陪着做作业的也是爸爸。她去世时,女儿和妙在一起待了一天,刷了一整天抖音,乐呵呵的要吃肯德基、吃零食,丝毫没有伤心。我不知道当年她的固执,到底是给丈夫留下了一个伴还是留下了一个包袱。

她曾经打电话给我,想让当时还是针灸科医生的我,帮她证明,针灸治疗青少年近视完全就是个骗局。她是个小儿眼科医生。

她的生活习惯非常差,熬夜、抽烟、喝酒、一天好多杯咖啡。她说因为这些透支健康的习惯可以克制罕见病的疼痛。她在军医大期间,医保中断不能报销,我惊讶于一个离不开药的人竟然不关心自己是不是有医保。此后,她因为滥用麻醉药品,欠了几十万的外债,不包括从家人那里拿的,爷爷的退休工资也全部填了这个坑。妙妙爸爸坚持让爷爷不要再管,老人选择尽量不去西安,眼不见为净。如今人去了,债还在。

很多知道我和她之间渊源的朋友都把她的报道发给我看。而我认识的那个人,和报道里写的人没有丝毫关系。我没有做过她的病人,也没有做过她病人的家属,我不知道她是个怎样的医生,我只看到她对于家人的自私。

她的去世,没有让女儿比病人多一点点的伤心。她自小因为身体不好,无条件得到父母家人的关爱,“身体不好”成为了她在家人面前只索取不付出的最好理由。但女儿不会这样无条件为她。女儿知道谁爱自己,也知道自己该在乎谁。

我印象中的“伟人”都不是好的“家人”,海瑞、岳飞、焦裕禄。一个人,如果能爱作为病人的他人那么多,怎么会舍得作为自己家人的他人受苦。所以,在我看来,爱病人不爱家人的实质是爱自己。她为病人付出的一切,是自己成就感的需要。对于家人的牺牲,得不到这样的成就感。

这个世界需要海瑞、岳飞、焦裕禄,也需要那个叫“邢咏新”的小儿眼科医生。只是作为他们的家人,也许宁愿这世上少一个伟人,多一个贴心的亲人。我非常在乎家人,所以选择在乎我多过于在乎工作的男人一起生活。母亲急诊手术期间,他可以随时放下工作陪我到医院看护妈妈。我们有相同的价值观:工作是获取报酬的手段,当收入足够支撑当前生活的时候,一定不会因为工作去牺牲家庭生活。

在“姑姑”身上,最最令我不解的是,如此看重个人成就的女人,为什么非要带一个孩子回家?她不能给孩子足够的陪伴、关爱,连一份稳定而规律的生活都是奢侈。我偶尔觉得,如果这个孩子生活在另一个家庭,会比现在可爱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