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大人还是扮小孩

和哥哥在一起之后,常常会像小孩子一样说话,慢条斯理、嗲声嗲气的。我说是哥哥宠我,所以不需要坚强能干的样子。哥哥也越来越多用这样的方式说话,嘟着嘴,呆萌呆萌的。哥哥说我让他处在一个最舒适的状态。

我情绪不高的时候说话会特别孩子气,哥哥说我累了的时候也这样。感觉是面具盔甲卸下后的状态。

到底是我根本已经年纪一把,却还扮小孩;或者是我们的内心都只是没长大的孩子,平日里使劲把自己装成大人的样子呢?

中药和“纯植物”保健品的区别

因为卵巢早衰,用了一段时间人工周期调整药品,吃药大概维持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出现乳腺增生和子宫肌瘤,不敢再用,改吃中药。开方医生用了不少中医所说“补肾”的药品,例假周期确实一点点在往“正常”趋近,但是只要停药,就又往“不正常”的区间滑落。

万能的淘宝上会有各种国外进口的“保健品”,很多都是以“纯植物提取”为推荐点的,比如松弛神经助睡眠的缬草、抗氧化的葡萄籽。我内心的疑问是,为什么同为植物药品,“中药”在欧美人眼中几乎就与“巫术”无异,而这些纯植物提取的保健品却被追捧呢?

去年下半年,我发现了圣洁莓片和月见草油胶囊。我从圣洁莓片开始吃,发现对例假周期的调整非常见效,今年开始停了中药,换了牌子的圣洁莓片,并且配合月见草油。这样服用了三个月后,我把圣洁莓停了,继续服用月见草油。停圣洁莓后两个月的例假周期,我很满意。

中药和纯植物保健品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我再次开始想这个问题。我能想到的最根本差别就是“有效剂量”。我查过缬草、圣洁莓的药理,都是以有效药物成分的剂量来研究。而中药的问题是,我们不清楚有效剂量。比如,我吃中药时候用的“炙龟板”,主要是取滋阴益肾的作用,但是不知道“滋阴益肾”到底是哪种物质在发挥作用,更加不知道吃多少毫克或者多少克可以有作用。中药还有“道地药材”的问题,就是一样的药材,含有有效成分的比例不一样,道地药材好就好在有效成分含量高。然后中药的炮制、煎药都没有标准化流程,一样的取材,最终服用的有效成分相去甚远。

我自己在服用中药和保健品期间的感受也有差别。在服用中药时,就像拔河在僵持阶段,病赢不了,我和药也赢不了,药稍微撒点劲,就被病拉过去了;而吃圣洁莓片,感觉是我和药在拔河比赛里获胜了,不需要再僵持,在停服药品之后的情况也比较稳定。我明白,中医的理论和用药都是比较辩证的、中庸的,但是作为一个患者,我真的需要明朗、可控的过程和结果。

本不同路

S与我一起从社保到医保,因为在社保我们曾经同一个科室,她总是显得与我亲厚一些。刚来医保时,她吃早饭“尽量”与我坐在一起;我们原来科室几个女孩子的聚会,会问她有没有时间。只是渐渐的,我发现她不需要在我和扎堆的人群之间纠结,她不再和我一起吃任何的饭,我们的群越来越难叫她出来聚会。我知道,她与别的“有用”的人吃饭喝酒是不少的。那时,我觉得“趋利”是人的本性,不管她对别人好不好至少她对我们不坏,不算是个坏人吧。

近来的一些事,让我有些五味杂陈。她与那些用得着的人出去吃饭唱歌,在酒意的遮掩下,靠在有用的男人肩上。旧同事,是我们非常要好的同事,分开后都保证每年必聚的好友,行全髋关节置换术,这在骨科是比较大的手术,我想约着一起去探视。征求时间的意见时,S说,平时晚上不行,她要回家照顾女儿,她提议双休。几天后,我问周六周日哪天合适去,她说双休要上课,没有时间。“看一看”术后好友,确实帮不上什么忙,也没什么用处,但是我总觉得“情谊”不仅仅是有用,更重要的是有温度。

这两件事使我对她彻底改观。我甚至觉得,她的感情是不是也是势利的,她对男人的爱情、对我们的友情,我觉得都散发着“功利”的气味。现在回想她与我们几个同科室女生的亲近,可能是因为当时与我们交好方便在科室工作生活,而如今,已经用不上了吧。她已经开始和新同事交好,我们于她,已经是旧物。在她,这些应该是不需要思量的,是天然的本能吧。

前几天,我跟哥哥说,L总说我与S不对路,这样的人,我跟她不对路才是对的!我们本不是同路人。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L还时不时问我,怎么不叫S一起聚会,其实她们都明白,S不愿意与我们出来闲谈吃饭,为何还总要问?难道女人的友情只是吃饭逛街的伴,不需要交心的吗?于我,是朋友,即使经年不联系,只要开口,我必不推脱。

论在数字时代有一个程序员老公的优越性

2020年度全杭州医保(包括省医保)住院医疗费清算,按照DRG分组结算,我们需要在九个工作日内完成33000多份病案反馈(是医院对已有分组存在异议,提出修改申请的病案),只有三个工作人员。Y承担了一家医院总共17000+条数据的审核,服务公司承担了3000条左右,我和M各6000。来,我们算一下,8天,6000条,每天750,每天工作时间7小时,能保持6小时有效审核时间已经很了不得,那就是一小时125,每一条数据只有不到半分钟时间。这半分钟时间里,还包括了从电子表格复制黏贴到系统里查询,然后从操作系统复制黏贴到电子表格的一系列操作,所以,每一份“申请”实际能够查看的时间,大约只有20秒左右。另外,我要特别提出的是,如此高频率的鼠标键盘操作,肩膀和胳膊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程序员老公就闪亮登场了。哥哥帮我筛选了表格,比如两列中内容完全一致的,两列内容前三位相同的。这部分表格筛选虽然我也能做,但确实时间上不允许我学习然后应用,就全部甩给了哥哥。然后他用数据库帮我按照一定归类方式把表格内一些“住院号”汇总在一起,用逗号分割,方便做批量查询。有一家医疗机构因为第一次申请质量太差,在领导那里开了后门,允许用电子表格再反馈一次,我就又只能麻烦哥哥,根据关联的字段,把新表格内的某些内容替换到旧表格里。最最让我钦佩的是,他帮我查询了2000多份申请的新分组结果,这个结果是系统算出来的,在他帮我查询之前,我只能一个个去系统里查并且复制黏贴。到了昨天开始的第二轮审核,哥哥已经把这个查询和记录过程优化成不需要人操作的方式。昨晚我们离开办公室时,把计算机各项设置安排好,今早我就去收成果了。

昨天下午才开始审核的845条数据,到上午吃饭前就只剩177了。

好像从初识开始,我就是那个不断提要求的人,而哥哥就是帮我实现的人。当我们还只有纯粹的工作关系时,我对他显示工伤认定依据的方式不满意,他听出我的“就这样”里的勉强,执拗的要求我必须说出想要的效果,虽然有点难,但是帮我实现了。

我,爱偷懒;哥哥,会偷懒,最最重要的是,他舍不得我辛苦。

小憩

刚刚结束一段忙到天昏地暗的日子,在等待下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偷偷浮上水面,小小喘口气。

某天和同事一起吃早饭,说起最近一直加班。她问,你加班,老公还等你吗?我说等啊,还帮我干活。她问,你们每天这样在一起,不腻吗?不腻,我回答。但是为什么呢?我在心里问自己。

每年3月有属于我们自己的纪念日,我记录了和哥哥互赠礼物的内容。从咖啡器具,到乒乓球拍、羽毛球拍。我在想,这个爱人能和我一起做的事情太多了。游泳、打球,我们都是同进同出。甚至我加班,电子表格的处理,在内网网页查询数据,都是哥哥帮我做的。每天早上听央广的新闻,一路吐槽和疑问;打完球回来一起腿疼胳膊酸;一起请假在家看超级碗。我们能够一起做的事情这么多,能够一起讨论碰撞的想法那么多,怎么会腻呢?

不腻,不是因为爱的足够深沉,而是因为我们兴趣相投、三观一致,在折磨人的细碎生活中,逐渐形成日趋一致的前进方向和速度。所谓的不离不弃,并不仅仅由起点的美好而决定,更需要在日积月累中培养共同的爱好和话题。我相信好的感情、幸福的婚姻,但是这一切的基础是心灵的互通。

买得起 用不起

多年前,还在医院上班,有一病人,老年女性,中风后住院期间的针灸治疗是我做的,出院后,家属请我去家里做针灸。一周三次,到时间会来医院接我。正值夏季,家属停车后从不熄火,为了保持空调运行状态,等我上车时,车内依然凉爽。他说,车子买来就是要享受的,买得起就要用得起。

单位买一全自动咖啡机,从磨豆到打奶泡都可以一键搞定。我只上去参观了一次,没有折腾出需要的咖啡,第二天,那个小屋就被锁了,听同事说,领导觉得咖啡豆贵,把咖啡豆锁起来了,只留了速溶咖啡在外面。咖啡豆可以买国产的,五十块钱可以买一公斤,在国产豆里面品质也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国产豆就是要新鲜,咖啡豆一旦存放时间长了以后,香味和口味都会变差。我不禁担心,那么多咖啡豆都要变陈豆了。

多年前,家里铺地板的家庭都说地板不能用拖把,要跪着擦,于是我非常不喜欢用地板,这东西还需要我去伺候它,要来何用。如今,用吸尘器、扫地机的家庭越来越多,已经不再听说,谁家的地板是要跪着擦的了,即使是叫钟点工、保姆打扫的,也不会需要跪着擦了。

买,是咬咬牙一下子;用,是天长日久。用不用的起,真正提现经济水平和心态格局。

另一则:

女儿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卖炭翁》,她问,为啥他们总写这么痛苦的东西,就不能写点开心的事吗?骂到入骨是容易的,歌颂的不肉麻是很难的,世间几人能有李白那样的才气,赞美杨玉环的《清平调》能千古流传。“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怎么读都只觉雍容华美而不见俗气。

过年啦

一、“成长”

还没有放寒假,女儿就开始写寒假作业。晚上闲聊时,我说妙妙进初中这一年半,变化还是很明显的。初一上学期,表现出明显的不适应,各种哭闹,想玩不想做作业;到了疫情在家上网课的时候,我觉得不错,什么都不用管,她自己都会搞定;这个寒假,竟然正式放假之前就开始做作业了,这在以前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哥哥说,这就是成长!好吧,女儿,今年你的年终总结就是“有成长了”。

二、傻一傻

支付宝集五福,今年加了游戏,还有声控局。于是三个人晚上在家就围在一起喊“牛牛牛”,那热闹,堪比放鞭炮,而且比放鞭炮更投入。傻的不要不要的,那才是过年的样子吧,热闹、欢快,做着一些没什么深远意义的事情。就像妙妙作文里说的,生活需要仪式感。

道理为什么不可以成为规则

二手房装修,在两家装修公司间做选择,布局方案基本相似,报价上下差的也不多,施工工艺各有千秋。装修,一辈子也遇不到一两次,即使有过过两次以上装修经历的,间隔好多年,几乎没有参考价值。

在咨询装修流程时,两家公司都把定金叫做“设计费”。A明确说不予退款,C说在出详细设计图之前可以退款。我的担忧是,目前我在两家公司间比较,优势都会使劲展示,但是在付完设计费到签正式合同之间,如果发生什么不愉快,“定金”的存在只约束了我的权利,对装修公司没有任何约束力,这个是不对等的。A说,你的顾虑我能理解,也有别的顾客提出过这样的担忧,确实有道理,但是公司的规定就是这样,我们没有办法。C问我,那您从现在到签订合同之前还有哪些顾虑呢?我思索了一下,主要问题似乎就是价格,现在可能报一个比较低的价格吸引我付定金,但详细设计和报价出来后,就完全是另一番面目了。C说,我找设计师再详细了解一下报价,我们最终出的具体价格,上下不会超过5%的,我们的设计师都很有经验。我说,口说无凭,到时真的超出很多我怎么办?C说,我可以把这个话写在设计合同上。最终,令我决定选择C的,是父母的意见和业务员的这句话。

他肯把这个话写在设计合同上,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我遇到太多“您说的有道理,但这是公司的规定,没办法”,在这种“没办法”前无奈的低头,总是让我觉得委屈而愤怒。当他愿意把这个话落在纸上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心里一宽。如果这是他个人的决定,并会为此承担所有后续的责任,那么我敬佩他的担当;如果是C公司赋予每个工作人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在合理范围内给予一定范围的承诺权,那么我钦佩这个公司。

作为一个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我看到很多的“道理”要经过非常艰难的过程,经历很长时间的等待才能成为规则的一部分,而一个装修公司,能以这样“敏捷”的方式采纳客户的意见,真的让我刮目。这个公司信任自己的员工,也信任客户。

一杯咖啡的面子

隔壁办公室的副处长见到我的咖啡机,突然想起来他还有“珍藏已久”的一瓶咖啡,拿来问我要怎么喝。我说这是速溶的,开水冲就行。

他洗了杯子回来问我,要不要尝尝他的咖啡。我笑吟吟的说,好啊,还特地热了一盒牛奶兑咖啡。

去他办公室,带着我的杯子,那瓶咖啡已经过期(有效期到2020年5月),我很平静的说,没有开封的咖啡问题不大,开封后要赶紧喝完。我在两人杯子里各放一勺咖啡,加少量水,冲开,一盒牛奶对半分,倒进杯子里,他惊讶于竟然要倒那么多牛奶,并且在自己的杯子里加了糖。

喝一口,他问我怎样,我说略略有点涩。他说自己喝不出差别。我说,对你来说,咖啡只要不加糖,统统和中药没有区别。他点头说是。

回到办公室慢慢喝着咖啡,我心里暗暗想,若不是直接分管我科室业务的处长,有咖啡机的我,是否还会去他办公室喝这一杯已然过期的速溶咖啡呢?这一杯咖啡,到底是谁给谁的面子?

我要做和要我做

晨间洗脸时,和女儿说,单位今天开始组织做广播操。她问我,你要去?我说是啊,多好玩。她说,多尬。

嗯,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也不爱做广播操,只需要动手的绝对不动胳膊。女儿一叠连声说对。

是,我十几岁时觉得无聊,被人强迫着去做的事情,现在自己很主动的去做,而且做的很认真。

那个时候每天在操场懒洋洋的踢腿挥手,哪个同学如果认真做操,一定是大家眼中的异类,脑子有毛病。

可是现在,到了做工间操的时候,我乐颠颠的就跑了,不用干活,可以出去溜达,挺好。去活动一下,也可以舒展一下我的老腰。

那个时候,觉得老师叫我做的都是无聊的,爸妈要我做的都是古板的,可是,不能不读书,不能不学习,于是悄悄的消极抵抗成了我们唯一的方式吧。而现在,自己长大了,我有了自由,遭遇了碰壁,真的不再需要用这么小的事情去与世界抗争了。